金卫东董事长

抗生素替代之金卫东观点

作者: 金卫东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1-07 13:10:16 浏览: 13052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在辽宁饲料工业2019年会上的总结讲话


已经是中午吃饭的时间了,我决定不讲我原先准备的报告了,但这不影响大家得到它的内容,因为《企业风险管控》报告我有非常详尽的文字版内容,我已经将文字版发给武长胜秘书长,大家可以通过微信得到,也许比我在这里讲还更精准。如果大家同意的话,我想对今天上午发言专家的报告做一下总结和点评,也贡献我的观点。

我们这次年会请了这么多专业公司,教授和专家,大家分享的内容都集中在减少抗生素、替代抗生素这一主题上,这是大势所趋,是压力所在,也是我们必须面临的挑战。

抗生素、促生长剂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促进了中国肉蛋奶的生产,让中国人均吃肉蛋奶的总和水平达到了世界前10,而中国的人均GDP排名是世界第79名左右,我们是个吃得多、吃得好的穷国,这是畜牧业专家、从业者、饲料生产者共同努力奋斗得到的结果。数量满足是特别重要的,没有数量就谈不上质量,吃都吃不饱,哪还能挑食。我们吃得好才能身体好,中国人均寿命在过去20多年延长了5岁,人均寿命长5岁很难;我们的科学技术水平突飞猛进,论文数量已经连续5年是世界第1名了;我们每年发明专利数量占世界每年总量的26.9%,这也意味着中国已经是个智慧大国。另一方面,中国在各项体育赛事中早已不是东亚病夫了,奥运会我们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最差也不出前三名。

今天各位专家做的报告是对我们辽宁饲料工作者非常好的一次观念提升,也提供了各自替代抗生素的尝试探索。我既是一个企业家,也是一个知识分子,听完你们讲的忍不住地要提问,你们每个人讲的我觉得都有提高和再改进的空间,假如是十年前的我,你们可能都很难讲完就会被当场质疑,你们很可能就在这里铩羽而归。我首先给讲课专家提三个建议。

第一个建议是加强医学基础知识学习。你们代表着公司、代表着你们的产品来做报告,难免会有倾向性,但是不能与科学的基本原理、原则违背。你们必须得加强基础知识的学习。学习什么呢?我觉得你们可能大部分是学营养的,你们要想讲代替抗生素这个话题就必须得学兽医,得有医学知识,没有医学知识讲得就幼稚可笑。你们谁敢说懂免疫,顶多是一知半解的,我当年就是学习兽医的好学生,可是当年免疫学只讲点儿皮毛,大多数免疫理论都是假说,体液免疫尚有点概念,而细胞免疫基本上是支离破碎、没有体系的,近年来我又在重新学习免疫。而学畜牧的、学动物科学的学生,兽医的基本知识都不够。你们不理解什么是炎症、什么是过敏,其实炎症与过敏也是免疫反应,过敏是变态免疫反应,变态反应起码有四个类型,这些基本概念和基本原则都不懂的时候,你们只能给没知识、没文化的老板讲,不能真正地推动行业替抗变革。

第二个建议就是各位要加强化学学习。作为讲课专家,在自己所讲内容的领域应该问不倒,随便提问都能对答如流,作为动物营养专家你们应该学好化学。化学不好讲不了营养,营养不仅是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和脂肪,也不限于氨基酸、维生素、脂肪酸、酶等等,它们之间都是有机联系的,对其理解最终要到分子水平,而分子水平的理解需要借助化学,所以要搞营养,就要学好生物化学;要搞生物化学,应该学好有机化学;要想充分理解有机化学,应该学好普通化学;要想真正把所有化学学好,应该先学好物理;要想把物理学好,还要有数学基础。数学是火,点燃了物理的灯;物理的灯照亮了化学的路;化学的路让我们去认识万事万物。假如这些不懂,讲的还只是些皮毛。当然你们讲得都挺有意义,包括各种方法怎么来做,可是这些只能归类在应用科学、应用领域。比较而言,今天上午吕继蓉博士讲得挺好,她很聪明,不讲那些似是而非的问题,只讲与替抗有关的原则,她每个原则讲得都是对的,阐述得很透彻。吕博士讲酸化剂是降低采食量的,为什么呢?酸是和痛苦感觉连在一起的,是由三叉神经感知的。那么三叉神经是哪三叉呢?谁能举手告诉我,三叉是上颌支、下颌支、眼支,是哪一支提供的味觉感受呢?你们回去查一查。化学之外,生理学是最好的理解生命的科学,你不懂生理,你的化学在与生命现象联系的过程中还会有很大问题。

第三个建议是要逻辑清晰。除了自然科学知识以外,逻辑非常重要。最后一位发言博士的公司叫爱迪福,为什么叫爱迪福呢?我想是因为你们公司的英文名是Idea For Animal Feed,可是“爱迪福”这个谐音只代表了公司名字的前半段,没有全面表达你公司的英文名称,还有,后半段为什么要用“For Animal Feed”呢,“For Animal Health”是不是更好?前面演讲者的公司——“康普利德”这个名字起得更符合逻辑,康普利德就是公司英文名completed的谐音,完全的消化,不仅体内消化,还预先给你消化,让营养吃干榨净。逻辑体现在方方面面,不只是你的产品,逻辑好的人做任何事我们都觉得可靠。

我这样信口开河,你们可能不以为然,觉得你有什么牛的?我确实没什么,稍微爱学习而已。知识就是力量,不仅给我力量,也给所有人力量。全世界人都有个共同的理想,是想当官吗?不是;是想有钱吗?也不是;那是什么呢?全世界人们共同的追求都是要成为一个intellectual(知识分子),有知识的人受尊重,有知识的人能正确认识事物,能正确改造世界,让世界更美好。我想一个高官可能不希望他儿子做官;一个巨富,不一定让他儿子有钱,但是所有人,不管是穷还是富,不管是贵还是贱,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读书,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知识。

知识是无止境的,需要用终生的时间去学习、去获得。当然你们能够在台上讲课,你们是比较有知识的,对于普通听众来说,你们的知识是足够的,但是今天作为辽宁饲料协会会长,我希望你们的知识更精进、更精准、更有逻辑、更基础坚实,同时也更有实践。

那么你们提出的这些替抗方案,我也做一个简略的点评。

你们觉得抗生素是有价值的,是有功绩的。这一点很好,不能盲目否定抗生素,抗生素是人类的功臣,是我们的恩人。现在抗生素滥用已经污染了环境、威胁到人的健康了,那么用什么来代替抗生素呢?你们有各自的思考。

你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认识就是必须得环境好、干干净净才行。这是毫无疑问的,环境好、生物安全做得好,比任何方法都重要。

你们较为忽略的就是以疫苗为代表的主动免疫,免疫水平提高可能是比用其他的代替产品还更有效,但是人们对免疫还不完全认识,免疫水平过高也不好,我认为人免疫水平低才最舒服、最快乐。欧洲人、美国人吃了被沙门氏菌污染的蔬菜就死了,因为他们免疫水平太低了。中国人吃了就没问题,要是印度人吃了更没问题,因为我们的环境不够卫生,身体里抗原抗体天天在打架,很多营养消耗在对抗病原微生物上,抗病力是强了,但是体能不如人家,所以谁健康,相对而言是身体抗体水平低的人健康。免疫水平低,平时不接触病原微生物,所以人家跑得快、有力量,打篮球、踢足球什么都强。免疫水平高不好,所以用疫苗太多也不好。越是落后,越是贫穷、越是不卫生的国家疫苗用的越多。

用什么替代抗生素你们也有基本的共识,一个是酸化剂,一个是植物精油、香料等等,还有就是用很高浓度的金属离子,比如氧化锌。这三种方案你们刚刚介绍了其科学依据和实践有效性,现在我重点来评述一下其局限性以使大家兼听则明。

第一个方案就是用酸化剂代替抗生素。酸化剂在哪里杀菌?如果在胃肠里杀菌,我们何不把饲料做得更干净?酸化剂需要让胃内容物pH值降低到3.5甚至更低的水平,才能高效启动胃蛋白酶原活化成胃蛋白酶,这会不会导致幽门提前开放缩短了胃消化,而且要想达到这么低的pH水平得加多少酸化剂?胃消化重要又不重要,因为它只是很初级的消化,营养物质消化吸收的90%不是在胃而是在肠,特别是在小肠,所以你要是为了提高胃消化力把胃中食糜过度酸化了,有可能破坏肠消化,是不是本末倒置?小肠的消化需要在中性甚至偏碱的环境中进行,你增加那么多外源性酸,食糜进入小肠怎会变成中性偏碱呢?如果不变中性偏碱,胰蛋白酶、糜蛋白酶、胰脂肪酶怎么会发挥消化作用?要想让酸性食糜变成中性,怎么变?是靠胆汁中碱性的胆汁酸盐来中和。胆汁从哪里来?靠肝脏代谢产生。为什么要生产胆汁?我们大量的坏损细胞、衰老的红细胞都得吐故纳新,不断被肝脏代谢以胆汁的形式排出到小肠并通过消化道排到体外,我们即使不需要胆汁,我们也得排出去,这就是胆汁的来源。生命非常奇妙,胆汁它是个废物,也是个宝物,碱性胆汁酸盐排到十二指肠就把胃中的酸性食物变碱了,变碱了就能让胰蛋白酶、糜蛋白酶、胰脂肪酶发挥作用,所以它是让你的肠消化能力提高的环境条件创造者。这是正常的消化生理,可是你要加很多酸就需要很多胆汁了,需要胆汁太多了就加剧了肝的负担,胆汁也需要物质来源,哪有那么多细胞可代谢呢?所以片面地增加外源酸可行吗?不可行。

还有这个酸最好在胃里发挥作用,到小肠就不发挥作用,到后部肠段再让它起酸化作用杀灭有害菌,这需要太复杂的一个包被工艺。要它在胃里马上释放酸,在小肠里包被又不释放酸,然后再到大肠、结肠再打开释放酸。其实我们身体有缓冲系统,这个缓冲系统决定了我们不可能让我们的身体发生pH大范围的变化。

不懂科学知识的人说:“你是酸性体质的,吃肉不好,应该多吃蔬菜,变成碱性体质。”这样的可能性很小,人是不可能随便变酸变碱的,这就叫稳态,稳态是不可能变的。所以,一定要好好考虑酸的应用。

第二使用高浓度金属离子代替抗生素,抑制病原微生物。现在都说氧化锌好,可是你们如果有20年以上从业经验,你们就知道锌在过去怎么能排得上号?(当然那时候的前提是允许使用多种抗生素品种)当时是高铜用得更广泛,效果更好,铜离子多厉害呀,用铜后猪皮红毛亮、不腹泻、长得很快。但是我想,锌和铜浓度高到能杀菌的水平,猪肯定是不舒服的。人谁敢吃这么高水平的锌(为了控制腹泻,仔猪断奶后前两周用量为2250ppm,2018年降低为目前的1600ppm,但从营养满足的角度只需要110ppm就足够),更何况还是给断奶仔猪、小猪吃,相当于给婴儿吃!所以这绝对不是一个科学的、理性的、安全的方法,还有如果抗生素能残留,那这些金属离子是更难消除的,永远不能消除的,不是在排出的粪便里就是进入机体组织,对人类肯定是有危害的。

第三个替抗方案是用植物精油或香料,包括牛至油、百里香酚、肉桂醛。行不行呢?应该说这不是一个人类认识的进步,而是走老路。人类过去就是因为保存不了食物,防止食物发霉、变质肉变臭才开始用这些香料来杀菌、防腐和掩饰不良气味的。所以,欧洲人现在圣诞节前后吃一种传统的食物叫姜饼,姜饼在中世纪的时候只有贵族才能吃到,以至于现在人们过圣诞还送姜饼,就是在烤的糕点里放姜,那好吃吗?不好吃。姜等东方香料有防霉、抗氧化、增加辛辣味道的作用,有钱人才用得起。那时候用姜、茴香、肉桂等香辛物抑菌让食物不变质的确是个好办法,可是这些东西遏制微生物的作用太弱了。直到抗生素横空出世,才发现那些东西统统不太好使,现在不用抗生素了,又回过头来找那些东西,所以大家应该知道这是人类抗菌进化已经走过的历程。还有抗生素就像导弹,只打病原体,而这些东西就像化学武器,不管有害无害,对所有生命细胞都施加负面影响,本质上对人的生命有害。能遏制细菌、能遏制其它微生物的,对人类、对动物本身的机体细胞也是不利的。为什么我们要抗菌?两害相较取其轻,与其让疾病泛滥还不如让机体受点损失。你们知道有个普遍的评价抗生素效果的指标就是让肠壁变薄就是有效的。为什么肠壁变薄就有效?因为肠壁在正常环境条件下总是接触病原微生物、接触抗原,有过敏的免疫反应,所以正常肠壁总是有轻度炎症,由于你遏制了病原微生物,炎症消失了,肠壁变薄了;肠壁变薄了,肠绒毛中央乳糜管变宽了,营养吸收率就提高了。

让我们的环境更好,提高饲料原料本身的安全性和清洁程度才是根本的禁用抗生素解决方案。而在这个过程中必须有过渡,你们的方案是两害相较取其轻的权宜之计和过渡手段,这些手段都是有效的,现阶段也是必要的,但似乎都不完美,各自带有与生俱来的缺陷,使用时需加以注意。以上就是我的补充和建议。我就和大家分享这些,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