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丰之声

在“疫期”写给妈妈的一篇日记

作者: 沈北园区高级人力资源经理 冯雪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3-31 09:57:03 浏览: 2767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沈阳  天气:晴 

2020年3月22日 星期日

今年春节因“新冠肺炎”的影响过得很特殊,我的家距离父母家仅半个小时车程,却不能回家给二老拜年。1月31日(正月初七),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公司轰轰烈烈的“抗击疫情,保菜篮子工程”的工作中。也正是因为接触人员多,就更不敢回家去看看,妈妈身体不好,去年12月下旬刚出院,万一自己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携带了病毒,传染她可咋办?就这样,我坚持着不回家,每每电话问起她的身体状况,她说都挺好……

2月25日上午,我正在如火如荼地工作,忽然接到家里电话,说妈妈一直咳嗽、呼吸困难,我的心立即提到嗓子眼,难道妈妈得的是“新冠肺炎”?可转念又一想,这段时间,妈妈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进,家里也没去过外地的亲戚,传染源在哪啊?急急地向领导告假,心怀忐忑开车时,泪水瞬间涌流出来。妈妈你可要坚持住啊,女儿还有太多愿望没实现呢。想和您去旅游,想带您吃大餐,都因为我的“忙”而一一搁浅。妈妈以前也经常生病住院,我从没有过这种恐惧的感觉,可能因为这次病毒太凶险,我很害怕会失去她。当我飞奔到小区门口,却不允许车辆进入,只能在门口焦急地等待,她走到我身边时呼吸已十分困难,戴着口罩大口地喘着粗气。她的鼻子里长满息肉,本来就只能用嘴呼吸,戴口罩只会让她更难受。在去医院的路上我让她摘掉口罩,这样呼吸能更顺畅些,可她却固执地一直戴着,我知道她是怕我被传染。我不停地安慰她,您不发烧又没有传染源,我们为什么要害怕啊?您得的肯定不是“新冠 ”。妈妈悬着的一颗心似乎放松了一些。

到了医院,消毒、测体温一系列操作,以往人头攒动像菜市场似的,现在却冷清得门可罗雀,我打趣妈妈:“这多好,不用排队。”一位全副武装的医生接待了我们,详细询问是否有武汉接触史,又问了病情,最后开了一张验血单和一个CT单。等我陪妈妈做完所有检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妈妈患有糖尿病,早餐吃的少、中午又没有及时用餐,此时有些低血糖。我快速买回面包、火腿肠,本想扶她去车上吃,可是妈妈说实在走不动了、心里慌。就这样,在医院的急诊大厅,过往的人们戴着厚重的口罩向我们投来异样的目光,他们肯定在想:在最不安全的地方,竟然还有人在这里吃东西!妈妈终于恢复了一些体力,我们拿着报告单去找医生,医生认真查看,最后斩钉截铁地说:是“肺炎”,需要住院治疗。我和妈妈激动得手舞足蹈,真是虚惊一场。

妈妈每天上、下午各点滴一组药,主要作用是消炎、止咳、平喘,每天打四针胰岛素,早晨空腹及餐后两小时测四次血糖,吃三种口服药,分别用于降血压、升血小板,她还有些低钾,在吸氧器的帮助下,呼吸逐渐顺畅。妈妈常自责:“人老志气短啊,我太不争气了,总给我女儿添麻烦,还耽误你工作。”“您怎么能这样想呢?您生病就应该立即告诉我啊,竟然还让我爸瞒着,这幸亏不是‘新冠’,否则早就错过最佳治疗期了。再说了,胰岛素就应该按时按量打才对,怎么能自己随心所欲呢?您没听医生讲吗,血糖值会影响其他脏器的。否则,只是普通的肺炎,为什么会这么严重?”妈妈面对我的责难,板着脸不说话,她讨厌打针,为了减少打针,每天只吃两顿饭。我何必非要与她争论呢?看她忿忿不平的样子,内心顿时泛起一阵阵心疼,这还是我以前那个拥有火爆脾气的妈妈吗?我和弟弟小时候调皮捣蛋,那是肯定会挨一顿暴揍的。弟弟远在深圳,从沈阳飞过去正在隔离办公,妈妈庆幸地说:“幸好我还有女儿啊,否则,谁会在这个时候冒着生命危险来护理我啊?就是用四倍的价格请护工,人家也不能来啊。”我就笑着回应:“妈,那您给我开点工资吧!”

妈妈在医院一住就是十天,在这期间,我一边网上办公一边护理她,但这种网络办公的体验却不太好,有点时间就得一直盯着电脑,生怕错过任何信息耽误了工作,心里总也不能踏实,虽然每项工作都尽心尽力完成,但心中还是有一种深深的内疚感……有好几次,我忙于沟通工作上的事,结果把“隔药”用的只需要点五分钟的盐水冲管,在整瓶都快滴完的时候才发现,妈妈竟一句责备都没有,嘴里还念叨着:“多打点盐水好,能把血管冲洗干净。”其实她自己也可以按铃换药的,但她经常记不清现在滴的是药,还是盐水。妈妈真的老了,心里又泛起一阵阵难过,这种心酸似乎是一种语言无以表达的情感。

接到领导、同事们的问候,非常感动,大家都告诫我要做好防护。为了确保安全,病房的卫生我自己打扫,拖布每次用开水反复烫洗,然后喷上消毒水再去擦地,用酒精擦拭所有物品,护士说这干净程度堪比明星病房,保洁阿姨对我们也特别友好。妈妈一辈子要强,她手上埋着内置针头、走几步路就喘得厉害,却坚决不允许我为她清洗衬衣衬裤,她宁可戴上手套也一定要自己洗。每天和她抢着洗的时候,我常常自责,我这个女儿太不称职,陪伴她的时间太少了。

弟弟远在深圳,工作空隙和她视频,妈妈的眼睛就一直盯着屏幕看,我知道她想念儿子,她还特别想念孙子,总惦记着孙子吃得饱不?睡得好不?偶尔才下厨的爸爸亲手做了酸菜猪肉蒸饺、心灵手巧的弟妹烤出了松软的面包,从院外接过这些香气四溢的食物,内心升腾起家的温暖。他们就是我常常因为“忙”而忽略的亲人啊,只要我回头望,他们一直都在那里。不禁想起台湾女作家龙应台的话“所谓的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人到中年,对这段话的体会愈加深刻,此时的心灵会剧烈地颤动。

妈妈见我统计公司号召疫情捐款的事情,就特别郑重地对我说:“你们公司好啊,领导有责任感,你得多捐点。”我打趣她:“妈,您住院还都是自费呢,你还惦记给别人多捐点啊。”妈妈立刻义正言辞:“国家有难,人民必须得帮啊,你没看国外都乱成什么样了?这要在国外,我现在生病可能就住不进医院了。”妈妈看电视只看新闻和体育节目,又特别关心国家大事,她对祖国的无限热爱甚至比我们还要强烈。

3月6日,完成了全套的复查之后,医生同意妈妈出院。我把她所有在医院用过的衣物,又反复消毒清洗。心情很激动,我陪伴妈妈战胜了病魔。接下来的两周,虽然在我内心特别想回到同事身边与大家并肩作战,但为了公司与员工的安全,我服从领导安排在家隔离办公。这是我的人生中从未有过的历练,“疫情“也给我的心灵留下了烙印。

在年后上班的路上,每天都听中央台广播,有一档节目是来自武汉抗疫前线的“天使日记”,医护人员的讲述常常使我泪目,我想这段文字也权当我为妈妈写的一篇日记吧,以此纪念我和妈妈在疫情特殊时期相依为命的经历。

明天我就要重返工作岗位,也想借禾丰牧业微信公众号祝福妈妈健康长寿。期望您每天都能开心,看着孙儿渐渐长大,让我们陪您慢慢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