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丰之声

金宏宇:乘着风,破着浪

作者: 关内区饲料、肉鸭板块总裁 金宏宇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23 16:23:33 浏览: 1399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要说我性格外向爱说话,那真是挑战业务工作以后的事情。

2002年我开始做饲料销售工作,告别办公室的文气安稳,奔走于西北大地,出差、拜访、洽谈、学习专业知识、了解行业信息、与竞争对手短兵相接;开业务会、开客户会、制定销售政策、讨论和调整产品;任免业务人员、招聘服务老师、做培训、谈话、分析和总结;做决策、做检讨、与众多部门沟通、承担压力......

由于是自己主动走向这个岗位,因此坚韧。那时的自己不爱说话、不会表达、羞怯、笨拙、总想一蹴而就,天真地高估自己和团队,自己的能力支撑不起自己的欲望。

不记得我在何时不再缅怀旧日美好。

未成家时还有无目的读书,用蘸水笔在硫酸纸上写好看的诗,字和诗都自我陶醉。做财务工作时候压力也仅仅是考证书的目标,只有自己的负担,没有多余的承载。

幸运的是,我挑战成功,欧耶!

哪里有什么云淡风轻,只是人前人后的负重前行。

按部就班的工作面对的不确定性要小得多,在看得见的要素里提升效率,内心的压力感要小一些,拓展性的工作需要内心强大和不断增加动力,要乐观自己,要驱动别人。

过去不需要挣扎,不需要思考自己的价值观,也不需要重建自己的价值观,只需要沿袭和遵守。

对比过往的纠结和此时的果断,过往的拖泥带水和如今的爽飒无畏,皆从历练而来。

要说被批评这件事肯定每个人都经历过,只是有的人经历的时段特别漫长。

在禾丰我有十年左右饱受批评的岁月吧,在我妈妈那里直到现在批评变成了评价。

2002年我被表扬,一上手企业就盈利;2003年我被批评很严厉,2004年我被误解+批评;2005年底西安禾丰搬迁到新工厂,2006年我决定采取快速扩张政策,企业销量最高超过7000吨,但全年亏损四十多万,我被严厉批评;2006年韩城禾丰成立,2007年武威禾丰成立,这两个小碎碎企业两三年也起不来,我被质疑和批评;一直到2013年,我几乎是领导的沙袋,开会就被批评,一天的会结束还要被董事长约谈,在公司开会被批评,回家碰面了还被批评,没有自尊啊!

也想骄傲,也要强,气急败坏说不干了,生活事业人前人后多么落魄、多么不堪。

内心有多痛,可能没几个人能承受。

关于高级感这件事好像一直与我无缘,过去我羡慕,现在我接受自己了。好的容貌、好的口才、高的学历、流利的英语、做事得体进退有度,以上这些就特别有高级感。

我的属性好像都在跟高级感对着干。

没有天赋还毅力不足,到现在在人前说话还经常结结巴巴、瑕疵多多,我对自己也很无奈。

好的一点是,我坚持的韧性很好,虽然被质疑、被否定、被揭短,但我还是有据理力争的精神。像美人鱼走在刀尖上,我要自己从困难里走出来。

从2014年起,我终于迎来了我的黄金时代,痛定思痛后,西北一骑绝尘。

我也很奇怪,为啥被批评的时候啥都不好,业绩显现出来了就啥都好了,人才不是一天积累的好不?管理也不是一天提升到位的好不?不是说好的“风起于青萍之末,浪起于微澜之间”吗?

董事长对我张嘴就来的训斥充满进攻的张力,我拖泥带水不够严谨的解释充满幽默感。

要说关于怎么表现才能更像个负责人这件事我也经常思考。

VUCA新时代,最后留下的肯定不是太平绅士,随分从时勇于改变的人,不纠结不放弃原则的人才能担起责任。

2019年我给自己加了个砝码:全面管理之外亲自管河南区。

边庆宽总经理曾经问我:“小金总,你打算怎么经营河南?”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觉得我去了就能转变。”当时边总一脸狐疑。从后来边总主动请缨到河南并亲自管理河南禾丰来看,人不能轻易关注什么,即便是质疑,也是一种能量的贯通。

我对河南区的企业前后方同时进行了大调整,就像企业都是新设立的一样。

调整岗位或被调整,不是简单的事情,对错都要看结果。

不作为肯定不是负责人该做的。不惜做恶人,直接了当谈工作,说“不”需要底气,底气来自于有力的灵魂。

斯嘉丽在塔拉庄园里,咬牙切齿地发誓:“愿上帝做我见证,他们不会使我屈服。我一定会渡过难关,战争结束后我再也不要挨饿。即使让我撒谎,去偷,去骗,去杀人。愿上帝做我见证,我绝对不要再挨饿。”

对于斯嘉丽的一往无前,社交圈都在冷嘲热讽,但瑞德会用赞叹的语气说:好个勇敢的女人!

敲黑板,划重点。

德鲁克说:一个人越好,他犯的错误就越多,因为他会努力尝试更多新的东西。

对犯错这件事的认识需要心智成熟。

是错的都往自己身上揽,是功劳都往别人身上扑,简约的几个字叫“推功揽过”,其实这才是一个成熟管理者的“政治觉悟”。

《甄嬛传》里华妃骄傲的尾巴能翘到天上去,但为了皇上的恩宠,主动写检查“遇事焦躁,轻重有失”。主动的检讨就是内心中一个开关,一旦你能按下去,你的境界就开始提升,智慧开启,放低自己。

动人的故事都链接着一个痛心的事故。

什么是风?助力。什么是浪?困难。

没经过大的失败的人可能是肤浅的,不在这里晒惨,我的失败我都不想提,有体积有数量,失败让我变主动,让我更渴望用新的成功覆盖失败,让我更有渴望,更主动去争取。

说实在的,我更怀念那十年被批评惨烈的时光,那时候的生命充满能量。

借用时代最强音:坚守初心,淬炼灵魂。

我也对自己说:我敬你满身伤痕,还如此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