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丰之声

春节回家路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2-08 13:22:12 浏览: 269 字体大小:大号 中号 小号

01


车轮飞转

载着父母与游子的期盼


隔万水千山,历舟车劳倦

终于,家就在眼前


数不尽的思念,化作望眼欲穿

一年的辛苦,抵不过相见时的欢颜


春节,回家过年

陪在父母膝前

聆听着,那熟悉的碎碎念……

——平原禾丰  付晓艳



02


去年腊月二十八,我去车站接亲戚。

一同下车的有位五十多岁的大叔,带了一大堆行李,刚一下车,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儿便连忙上前喊:“爸,你终于回来啦!”大叔望了望面前的孩子,大概是在打量他的小孩,许久未见,长高了不少。大叔连忙卸下行李,从行李箱的最底层拿出一个盒子,原来是给小孩买的新衣服,迫不及待地让小孩儿试试。也许太久没见早已经估摸不出衣服的尺寸了,小孩勉强才穿上,大叔还自责地说:“都怪我,连个衣服都买不好啊”,小孩儿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两人说说笑笑地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大叔边走边从包里掏出各种吃的用的,开始和儿子分享礼物。

我听亲戚讲,原来这位大叔是从云南回来的,因为春节期间工资高,也为了节省路费,已经三年没有回家过年了,今年也是几经周转,搭乘绿皮火车才回的家。

这短暂的一幕,不禁让我感慨:他三年的努力,都是为了给孩子创造更好的生活。即使付出了再多的辛苦,见到儿子的一刹那,都不值一提。

——荆州禾丰  付媛


03


那年春节前我先从黄山到蚌埠,在蚌埠停留了8个小时,又转车去天津,在天津停留3个小时后转车到齐齐哈尔。在齐齐哈尔我的鞋居然坏了,不能走路,只好在齐齐哈尔某商场买了双靴子,搭了辆黑车回到了家。全程差不多3天的时间, 都是硬座,在年三十中午才到家。这是春节我到家最晚的一次。

——总部  于滢


04


2009年岁末,我买到人生中第一辆车——九八年出厂的一辆红色夏利,一共花了三千元,除了喇叭不响哪儿都响,一踩油门方向还跑偏。

回来的路上我问陪同的朋友:“这车怎么样?”

朋友:“这车太值了,还不到一个月工资,你要是晚上出去拉活儿,一个月就赚回来了。”

我:“我要开它回家过年,半路车轱辘不会掉吧?”

朋友:“没事,有四个螺丝呢,即使掉了一个螺丝,剩三个也能保证轱辘掉不了。从北京到临漳一共八百多里,一会儿就到家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在汽配城花200多块钱把车大修了一下。并和另外两个开车的老乡约好一起走,路上也好有个照应。结果一上高速他俩就跑没影了,幸好我一路平安到达邯郸。

下了高速赶上严重堵车,一路走走停停,水箱开锅了,无奈赶紧熄火儿,太尴尬了,幸好周围无人围观。

到了下午,我才开到村里。为了避免尴尬再次发生,我特意选了儿时上学那条小路进村,当年路边的杨树苗,如今长成了参天大树,曾经平整的路却变得坑坑洼洼,破车叮当乱响一路唱着欢乐的歌到了家门口,小外甥已经跑出家门迎接我了。

——平原禾丰  张凯歌


05


最难忘的一次回家之旅:我在沈阳站上车,火车打开门时,车厢连接处就都是人,大家根本挤不上去。列车员吹哨时我还卡在火车台阶上,列车员喊到:“上不去就别上了!”一听这话,大家都急了,一拥而上,我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幸运地推进了车门,但是后边依然有一些人没上去。等我从门口千辛万苦挤到了我的位置,刚坐下,就听火车广播说:“铁岭站到了。”我到家了。

——总部  王柳



06


大学毕业,年轻的我认为“闯荡”是很时髦的词汇,只身一人来到了大连。

第一个春节到来的时候,我才深深感受到异地工作的回家路是如此的艰辛。排了3天长队,拿到一张农历二十七的火车座票,拿到票的瞬间,那种欣喜可以等同于彩票中奖的感觉了。可是车票还没焐热,就接到消息:公司值班计划发生变化。我在售票厅里无数双期盼和不解的眼神中,退了座票,换了一张农历二十九的站票。想想自己将在火车上无依无靠地站立14个小时,我含着眼泪走出了售票大厅!

那年回家的路比我预想的还要糟糕,为了第一时间上车,早早排在检票口的我在打开门的瞬间,便冲到了车厢门口,结果前面的一位老阿姨背着的大竹筐卡在了车门口,回望整个列车的每个车厢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换地方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列车员哨子已经吹响,背筐的老阿姨根本动弹不得,死死卡住,上不去也甭想让她下来。听着身后一片指责和吵闹声,一百种没上去车的后果在我脑海中闪过,可任凭我怎么推竹筐,都是徒劳。这时后面的一个小伙子走到我前面,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我说,你帮我拿着,然后用尽全力挪动竹筐“一、二、三”大家自觉地加入推筐行动,齐心协力出奇迹啊!结果大家都猜到了吧!顺利上车喽!历经波折,满头大汗,在拥挤的车厢里,我虽然只能垫着报纸坐在地上,可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因为这趟车可以带我回家,可以让我回家过年!

现在早已告别春节的迁徙大军了,可每每想起这些情景,心中还能泛起温暖,因为年不仅是一个节日,是一种期盼、一种守望,更是万千家庭的团聚和亲情的融合!

——大连禾丰 王艳

07


我是津京冀北区的一名客户服务代表。我的家乡是石油之都——黑龙江大庆。

为了避免抢不到车票,也为了方便带年货,每年都是开车回家。虽然归乡的心情急切,但从不疲劳驾驶。一路上会停留休息两个晚上,尝尝沿途地方美食。离家越近年味越浓,气温也越来越低,大庆的冬季零下30多度,像镜面一样的马路,着实考验我的驾驶技术。看着滴水成冰的天气,人们都会想东北的冬天可怎么过啊?可是你知道么,在冬季东北最畅销的是冰棍儿和冻梨。

——北京鹤来  刘艳涛


08


2017年腊月28,整理完文件,将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后,带着期盼与喜悦的心情,同婆婆、老公和孩子,载着满满的一车年货踏上了回家的路。

从台安上高速,开了一个多小时车,就听孩子说:“你们不饿吗,我饿的肚子都咕咕叫了”,我一看手表,已经12点多了,难怪孩子饿了,我们归心似箭,一点都没觉得饿。

到了服务区停车,准备在这里吃个午饭,结果后面的事情让我们感慨了好半天。

我看着菜单,正在研究吃什么,服务员对我们说:“大厨放假回家了,现在就剩面条了”,顿时我的心凉了半截。老公说:“你不吃牛肉,那就来三碗鸡丝面吧”,只听服务员说:“没有鸡丝面了,现在只剩两碗牛肉面了”,我的心这回彻底凉了,就这样我们把餐厅仅存的两碗牛肉面包圆,又在超市买了两根烤肠,勉强解决了午饭问题。

一家人一边吃着饭一边抱怨着餐厅的服务,此时,又推门进来几位顾客,没等他们开口,服务员就说:“什么都没了,最后两碗面条刚卖出去了。”我顿时有中了彩票的感觉。之后随手发了一个朋友圈,大家都说,有面条已经很不错了。

想想也是,漫长回家路,一碗热汤面,足矣。

——台安九股河 王冬